亚洲图片第一页 av_色影音先锋av资源网_苍井空av_影音先锋av资源最新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liyupx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十景缎 第一百三十七章

时间:2018-02-05 不一会儿,文渊已一路奔出林子,柳氏姐妹跟在后头,丝毫不慢。到得林外,呼延凤、秦盼影自然也不会察觉三人动静了。文渊停下脚步 ,一回头,姐妹两人随即跟到,停步之时,微微喘气,想是赶得急了,有点气力不继。柳涵碧抚胸深深呼吸几下,嗔道:「你跑这么快,也不 拉我们一下。」
  柳蕴青左右顾盼,道:「就在这里么?」文渊点头道:「就在这儿。」
  姐妹两人对望一眼,又一同望向文渊,脸上掩不住兴奋之情,好像要开始看什么有趣的把戏一样。柳涵碧道:「我们知道的不多,你要多 教我们喔。」
  柳蕴青道:「要先怎么做?像师姐她们那样,先脱掉衣服吗?」说着手已经放在腰带上,準备宽衣。
  文渊急忙挥手制止,道:「且慢,且慢!有件事情,得先讲在前头。」
  姐妹两人睁大了眼,不知他要说些什么。文渊道:「今天的事情,你们绝不能向别人提起。等你们再大些,呼延姑娘她们定然会教你们这 事情,今天我只破例一次,以后我可不能答应了。」柳涵碧嘻嘻一笑,道:「好啦,好啦,你快点嘛!」文渊道:「你们答应了没?」两姐妹 一齐点头,异口同声地道:「答应!」
  文渊听两人允诺,心头大定,微笑道:「那就好了。你们两个,哪一个来?」
  柳涵碧奇道:「什么哪一个,我们两个都要啊。」文渊摇头道:「不行不行。」
  柳蕴青急道:「怎么又不行了?」
  但听文渊说道:「这种事本来就只能两人来做,而且我刚才也说啦,只能破例一次。这两个人里,我当然是其中一个了,另外一个,就看 你们决定要给谁了。」
  柳氏姐妹呆了一呆,都微微皱起了眉头,认真地想了一想。柳涵碧道:「嗯,师姐她们每次做这种事,都是只有两个人的。」柳蕴青道: 「这么说来,我们也只有一个人能跟文公子做了?」柳涵碧面有难色,道:「似乎没错。」柳蕴青眨了眨眼,歪着头想了想,神情变得十分难 过,道:「不行啦,那……那怎么办?」
  柳涵碧转头面向文渊,低声道:「文公子,能不能给我们反悔一下?」
  文渊故作惊奇状,道:「喔,你们不想要了吗?」柳涵碧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,急道:「不是,不是啦!」文渊道:「那是什么?」柳 蕴青道:「你刚才说今天只有一次,能不能改成两次?」文渊摇了摇头,正经地道:「这可不成,这种事做一次就很累了,怎么能做两次?反 正你们有一人会了,再教另外一人就是了。」姐妹两人神情着急,齐道:「就是不行啊!」
  这对姐妹自小感情融洽,心神如一,虽是姐妹,彼此却不分长幼,外貌服饰、性格喜好乃至于武功路数、几乎没半点差别。有什么好吃的 、好玩的,都是两人共享,碰到为难之事,也是姐妹一同处理,甚至于「当文渊的情人」,也是两人一起。现下文渊这么说,姐妹之中势必有 一人不能和文渊做「好舒服的事」,两女无论如何也难以决定人选,登时叫了出来。
  她们哪里知道,这正是文渊预料中事。他料想自己既然未必劝说得了姐妹两人,不如设法让她们自己打消主意。眼见两女果然无法做出决 定,文渊心中暗呼:「好险,好险!若是这一着没用,那就难以应付了。」当下顺水推舟地道:「这么说来,你们只要有一人不能做,另外一人也不肯做了么?」柳涵碧踌躇道:「是,可是、可是……」柳蕴青道:「今天不做,以后又没有机会了。文公子,你……你通融一下,跟我 们两个都做一次嘛?」文渊摇头道:「不可,不可!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」
  「唔──」柳氏姐妹轻轻咬着嘴唇,脸上一副不甘愿又丧气的模样。柳涵碧低声道:「算了,我们不做了。」柳蕴青道:「不能跟涵碧一 起,有什么意思?」
  姐妹两人一齐深深歎了口气,柳涵碧道:「走罢走罢,文公子,我们回去等师姐她们。」
  见到柳氏姐妹这副无精打采的模样,文渊心里不禁有点过意不去,但是若与这两个小姑娘有了这等亲暱关係,那可更是违背良心之举。文 渊走上前去,说道:「柳姑娘,你们两位年纪尚轻,很多事情,日后自会明了,又何必急在一时?」
  两姐妹一声不响地低着头,过了一会儿,忽然同时抬起头来。柳涵碧道:「这样好了,文公子,我们不做那件事,可是你要答应我们另一 件事。」
  文渊道:「什么事?」柳蕴青面露娇笑,道:「这事很简单,只一下子就好了,也不会累,总没问题了罢?」文渊不敢贸然答应,微笑道 :「是什么事,总得先说清楚。」
  柳涵碧抿嘴微笑,和柳蕴青互相对望一下,说道:「我们想亲你一下。」文渊一听,心口怦地一跳,愕然道:「什么?」柳蕴青道:「我 们平常只有自己亲过,涵碧的嘴唇很软,很舒服,可是还没有吻过男人呢。文公子,只是吻一下,应该没什么罢?」姐妹两人朝文渊靠拢过来 ,轻轻抱住文渊的手臂,两双期待的眼光又投向文渊脸上。
  两个柔软的身躯紧依身傍,文渊忍不住心跳加速,脸上发热,定了定神,说道:「这个……这个……」柳蕴青小嘴一扁,道:「又不行么 ?」
  文渊见两女神情只有三分气恼,却有七分失望,一时也不知如何推托,心道:「罢了,能够这样解决,对她们也不至太绝。紫缘、小茵、 师妹,你们千万别见怪,这只是权宜之计。」当下深深吸了口气,道:「好吧,只能一次。」姐妹两人似乎学了乖,齐声道:「是一人一次喔 !」文渊苦笑道:「是。」
  柳氏姐妹闻言,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忽然便投在文渊怀中。柳涵碧轻声道:「你要抱住我们喔,像师姐她们那样,抱得紧紧的。」文渊隔 着层层衣物,也已隐隐感到两女肌肤的柔嫩,一听此言,更觉浑身火热,略一宁定,低声道:「好。」
  双手分别搂住了两人纤细的腰身,可是却不敢用力。和一个这样年轻可爱的身体紧紧相贴,只怕已难以自制,何况此时共有两个?
  文渊略一低头,见两女的脸颊微微透红,却非害羞,而是企盼引发的兴奋之情,纯洁无暇,有如璧玉,心中反而紧张了起来,心道:「这 两个小姑娘如果不好好教导,当真遇上了歹人,那可是跟羊入虎口一样了。」
  他心想两女恐怕又决定不出先后,当下决定自己速战速决,左手搂紧了些,让柳涵碧的身子向前一迎,吻了下去。柳涵碧嘤咛一声,像被 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地飞快闭上眼睛,接着眨了一眨,缓缓阖上,身体微微颤动,双手滞涩地抱住了文渊的颈部。
  一吻到柳涵碧的双唇,难以言喻的绝妙感受深深传入文渊心坎,那是带着少女樱唇的稚嫩,却又参杂几分撩人韵味。唇与唇之间伸出的小 巧舌头,主动往文渊的唇间探来,潮湿而柔软,令人心动。无邪的少女却拥有诱人的技巧,文渊的心中一阵悸动,心道:「她们常常这么做, 只是不知道诀窍何在。」
  他与柳涵碧的舌头相缠,迎拒吞吐,不知不觉中,感到说不出的舒适,手臂紧抱,柳涵碧的胸部贴在他胸膛,软绵绵的小小双峰摩擦着, 彷彿散发着微热的芬芳。
  文渊突然心中一震,心道:「这种感觉,跟小茵好像啊。」在他心仪的女子中,华瑄有如含苞待放的小花朵,无垢无暇;小慕容言语机灵 ,对他说话佔尽上风,但是对他情致纯真,似是花儿初绽,稚气未失,另有一番可爱;紫缘经世事历练,却仍雅洁温柔,彷彿空谷幽兰。这对 「镜里翡翠」,对男女之情介于「一概不知」到「一知半解」之间,顿时令他想到小慕容对他初次的「处罚」,情况不同,心态却似有些接近 .一想到小慕容,文渊心情更是激荡,恍恍惚惚中,似乎便将怀中的少女当作了小慕容,吻得越发投入。
  「啊、啊哈……」柳涵碧迷迷糊糊地半睁着眼,勉强地从热吻中挤出些许歎息。文渊离开那两片可爱的唇,心中一阵迷乱。但见柳涵碧的 脸颊红到了耳根,眼神中透着迷惘之情,喘着气,似乎只想倒在文渊的怀抱里,半点力气也没有了。
  文渊侧过头来,只见柳蕴青水汪汪的眼睛颤动不定,脸蛋却娇艳如火,似乎她们姐妹两心生感应,对柳涵碧的心境感同身受。柳蕴青低声 道:「怎……怎么样?」柳涵碧失魂落魄地摇摇头,轻声道: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我觉得……嗯……说……说不出来……」
  柳蕴青眼睫轻轻眨动,手掌按着心口,低声道:「文公子,换……换我了?」
  不等文渊回话,已往文渊唇上靠近。文渊心情尚未平复,见到那两片朱红,不觉右臂一紧,拥过柳蕴青的身体,跟着在她唇上一吻。
  柳蕴青娇躯一震,随即变为小小的起伏,「唔嗯……呣……嗯……嗯嗯……」
  低微的娇声口齿不清地从两人唇间漏了出来。姐妹两人的唇舌,同样的湿润温软,如带馨香,文渊接连品嚐,不由得如癡如醉,心弦一乱 ,双手不由主地轻轻抚摸着两女的后腰。柳涵碧、柳蕴青第一次接受男人的爱抚,虽然隔着衣衫,文渊也只是不经意地轻抚,但是那种感受, 毕竟与姐妹两人探索琢磨时的动作大不相同,霎时之间,好似有一股热流从腰上急窜而至。
  「唔……」在热吻之中的柳蕴青只能发出隐约的呻吟,伏在文渊胸侧的柳涵碧,却已清清楚楚地歎息出来:「啊、啊呵……」她抓着文渊 的衣服,想要纾解一下身体中那股火烧一般的奇异感觉,但是文渊正与柳蕴青紧紧相吻,对柳涵碧的轻微拉扯竟没察觉。柳涵碧茫然若失,呆 了一呆,轻柔地摸着文渊的颈侧,忽觉一种莫名冲动驱使,朱唇便往他颈上吻去。
  文渊感到颈边传来一阵柔嫩的吸吮,一时之间,灵魂似乎也为之颤动,左手不禁用力一抱,手指在柳涵碧的背上来回滑动,跟柳蕴青的唇与舌渐渐分开,一条银丝随之轻轻拉开。柳蕴青似乎神魂飘蕩,只是喘气,一句话也不说。柳涵碧不自觉地吻着文渊的脖子,忽然感到大腿碰 到一件硬物,不经意地动了一下。
  文渊正觉意乱情迷,忽然身子一颤,一股强烈的刺激霎时间传遍全身,登时醒觉,脸上一热,轻轻放开了手,让两女能离开他身子,说道 :「已经说好了,只能到这样。」他接连拥吻着两个俏丽少女,受此诱惑,裤裆中早已奋发而起,被柳涵碧一碰,顿感热血翻腾,却也清醒过 来,自觉失态,连忙克制,心道:「惭愧,惭愧!差点儿便忍受不住。」
  柳涵碧和柳蕴青正沉醉在从未体会过的奇妙感受中,听得此言,登觉怅然,无奈地点了点头。姐妹两手牵着手,似乎感到心跳越来越厉害 ,脸上一片红晕,都觉身体发热,却不知缘由,怔怔地看着文渊。柳涵碧小声地道:「谢……谢谢!」
  柳蕴青轻抿嘴唇,肩头仍在微微起伏,极轻极轻地说道:「文公子,我们……我们……以后还可以再吻你吗?」
  文渊眼见两女羞赧神态,更显娇艳,不禁有些心猿意马,连忙转过头去,别说啦,你们……你们快回去,我想在这儿休息一下。「
  柳氏姐妹还想再说什么,却又不知该说什么,红着脸,一齐点了点头,牵着手远远奔开,奔出一阵,同时停步,回头望了望文渊,又飞快 地去了。
  文渊目送两女远去,心中波涛才慢慢定了下来,唇边似乎仍留有两姐妹遗下的幽香。他出神半晌,暗想:「这两位姑娘若又来找我,那该 如何是好?我对她们这样,实在愧对紫缘、小茵跟师妹了。回去之后,我得跟她们说明清楚,让她们知道男女之情,并非随兴而起的苟且之事 .」随即一想:「话是这么说,然而刚才我若把持不住,说不定真要发生苟且之事了。总是我近来思念太甚,以致于心神不定。紫缘的安危尚 未得知,小茵跟师妹也下落不明,我怎么可以受此困惑?」
  想到三位爱侣,文渊心思顿明,大力摇了摇头。
  他思虑清楚,正要踏步回去见向扬等人,忽听一旁树上传出枝叶沙沙之声。
  文渊立时警觉,循声望去,但见一个娇小的身影飞快跃向另一株树去,便要隐入林中。
  文渊见那身影熟悉之极,胸口彷彿陡然受了重重一击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:「是她?」脚下急奔,几个起落,赶到那人身后,再一窜,到 了那人前头。文渊停下脚步,立刻转过身子,一瞧那人面貌,但见她容颜俏美,体态娉婷,赫然是多日来杳无音讯的小慕容。
  文渊大喜过望,伸出手去,叫道:「小茵……」小慕容却把头一甩,避在一旁,哼了一声,眉宇间儘是气恼之意。